欢迎光临方正律师团队官方网站!

咨询电话

18136091128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法律专题 > 公司法专题

对赌协议(公司法律知识)

本文通过检索相关裁判案例,按照时间顺序,梳理对赌协议××,重要案例的裁判观点,供读者参考。
 对赌协议(公司法律知识)
  • 询价

  对赌协议纠 纷,散见于股权转让纠 纷、公司增资纠 纷、民间借贷纠 纷、联营合同纠 纷等案由。本文通过检索相关裁判案例,按照时间顺序,梳理对赌协议纠 纷重要案例的裁判观点,供读者参考。在实际办理业务过程中,建议阅读裁判文书原文,避免不同人归纳裁判观点时侧重点不同。同时,“九民会议纪要”作为目前的新司法观点,需要重点关注。 

  1. 青岛中金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与青岛中金渝能置业有限公司、中铁置业集团有限公司、青岛荣置地顾问有限公司投资合作协议纠 纷案(2012.3.15)【注:后来本案申请再审被驳回】

  【裁判观点】关于中金公司是否有权请求中铁置业公司、中金渝能公司立即实现约定的股权回购条件的问题。依照双方的约定,中铁置业公司享有对该项目继续进行开发建设及销售的权利。因此,本案股权回购条件是否能够实现,与该建设项目的开发经营活动及整体的建设、销售进程密切相关,在没有完成这些工作之前,中金公司并不享有“请求中铁置业公司立即实现约定股权回购条件”的权利。本案的股权回购条件还未成就,中铁置业公司拒绝中金公司回购股权,其行为并不违反协议约定,不存在其“拖延回购的违约行为”。中金公司称该“拖延回购的违约行为”对其造成了巨大损失并请求赔偿其损失,亦证据不足,不予支持。

  【索引】人民法院(2011)民二终字第108号民事判决书

  2. 苏州工业园区海富投资有限公司与甘肃世恒有色资源再利用有限公司、中国香港迪亚有限公司、陆波增资纠 纷案(2012.11.07)

  【裁判观点】在民间融资投资活动中,融资方和投资者设置估值调整机制(即投资者与融资方根据企业将来的经营情况调整投资条件或给予投资者补偿)时要遵守公司法和合同法的规定。投资者与目标公司本身之间的补偿条款如果使投资者可以取得相对固定的收益,则该收益会脱离目标公司的经营业绩,直接或间接地损害公司利益和公司债权人利益,故应认定无效。但目标公司股东对投资者的补偿承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是有效的。在合同约定的补偿条件成立的情况下,根据合同当事人意思自治、诚实信用的原则,引资者应信守承诺,投资者应当得到约定的补偿。

  【索引】人民法院(2012)民提字第11号民事判决书、《人民法院公报》2014年第8期

  3. 郑东与易淘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合同纠 纷案(2013.8.8)

  【裁判观点】本院认为,被告所指的条款无效,是基于出资方仅出资而不承担经营风险,索取固定回报,以至损害公司及公司债权人利益所致。而本案中原告是基于被告的承诺,认购其增资而产生的股权,不存在不承担经营风险,索取固定回报的情况,因此该违约金条款不属于无效条款。

  【索引】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 (2013)深福法民二初字第4126号民事判决书

  4. 国华实业有限公司与西安向阳航天工业总公司股权转让纠 纷案(2013.10.21)

  【裁判观点】关于涉案股权转让协议中的回购条款是否履行报批手续的问题,向阳公司一审中提供了一份《关于办理外商投资企业股权变更审批经过的说明》。本院认为,该文件的内容仅为向阳公司关于办理外商投资企业股权变更审批经过的说明,属于向阳公司的单方陈述,不能证明涉案股权转让协议中的股权回购条款履行了相应的报批手续,审批机 关不予批准,故应认定向阳公司回购国华公司股权的部分未履行相应的报批手续。因此,涉案股权转让协议中的股权回购条款未生效,国华公司据此请求法院判令向阳公司回购股权并承担违约责任,本院不予支持。

  【索引】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苏商外终字第0034号民事判决书

  5. 联大集团有限公司与安徽省高速公路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纠 纷案(2013.11.28)

  【裁判观点】股权协议转让、股权回购等作为企业之间资本运作形式,已成为企业之间常见的融资方式。如果并非以长期牟利为目的,而是出于短期融资的需要产生的融资,其合法性应予承认。据此,本案上诉人关于双方股权转让实为融资借贷应认定无效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故其该点上诉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上诉人联大集团主张案涉股权转让未经评估,违背了有关国有资产处置的强制性规定,原审认定有效,适用法律错误。纵观本案,上诉人联大集团始终主张确认其股权回购的权利,但股权回购权的确认必须以《股权转让协议书》有效为前提。联大集团上诉主张既要求确认《股权转让协议书》无效,又主张确认回购权,故其主张理由相互矛盾,难以自圆其说。《国有资产评估管理办法实施细则》性质应属部门规章,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不能直接否认案涉《股权转让协议书》的效力。【陈特律师团队特别提示,读者在使用案例裁判观点时,务必仔细核查该案件是否有二审以及再审的情形。】

  【索引】人民法院(2013)民二终字第33号民事判决书

  6. 新司法观点援引: 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的通知(法〔2019〕254号)

  关于“对赌协议”的效力及履行

  实践中俗称的“对赌协议”,又称估值调整协议,是指投资方与融资方在达成股权性融资协议时,为解决交易双方对目标公司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信息不对称以及代理成本而设计的包含了股权回购、金钱补偿等对未来目标公司的估值进行调整的协议。从订立“对赌协议”的主体来看,有投资方与目标公司的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对赌”、投资方与目标公司“对赌”、投资方与目标公司的股东、目标公司“对赌”等形式。人民法院在审理“对赌协议”纠 纷案件时,不仅应当适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还应当适用公司法的相关规定;既要坚持鼓励投资方对实体企业特别是科技创新企业投资原则,从而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企业融资难问题,又要贯彻资本维持原则和保护债权人合法权益原则,依法平衡投资方、公司债权人、公司之间的利益。对于投资方与目标公司的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订立的“对赌协议”,如无其他无效事由,认定有效并支持实际履行,实践中并无争议。但投资方与目标公司订立的“对赌协议”是否有效以及能否实际履行,存在争议。对此,应当把握如下处理规则:

  【与目标公司“对赌”】投资方与目标公司订立的“对赌协议”在不存在法定无效事由的情况下,目标公司仅以存在股权回购或者金钱补偿约定为由,主张“对赌协议”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投资方主张实际履行的,人民法院应当审查是否符合公司法关于“股东不得抽逃出资”及股份回购的强制性规定,判决是否支持其诉讼请求。

  投资方请求目标公司回购股权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据《公司法》第35条关于“股东不得抽逃出资”或者第142条关于股份回购的强制性规定进行审查。经审查,目标公司未完成减资程序的,人民法院应当驳回其诉讼请求。

  投资方请求目标公司承担金钱补偿义务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据《公司法》第35条关于“股东不得抽逃出资”和第166条关于利润分配的强制性规定进行审查。经审查,目标公司没有利润或者虽有利润但不足以补偿投资方的,人民法院应当驳回或者部分支持其诉讼请求。今后目标公司有利润时,投资方还可以依据该事实另行提起诉讼。

在线咨询
方正律师团队
售前咨询热线
18136091128
售后咨询热线
18136091128
< img border="0" src="http://wpa.qq.com/pa?p=2::53" alt="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title="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